投资200亿,四川要在赤水河对岸再造一个茅台镇?

茅溪镇这个与茅台镇仅有一河之隔的小镇,能否再创茅台镇的辉煌?

泸州市的基建工作已拉开帷幕,古蔺县的“茅溪镇酱酒园区”将于近日正式启动。公开信息显示,3月11日,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发出一则关于《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古蔺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古蔺县茅溪镇酱酒园区基础设施项目可研编制及两案一书咨询服务采购项目》(以下简称《项目》)的竞争性谈判采购公告。3月14日,第二则《项目》公示信息显示已被竞标成功。

据知情人士透露,泸州将投资200亿打造古蔺县茅溪镇酱酒园区,地点位于茅溪镇天富村,与茅台镇隔赤水河相望。

川酒浓香举世皆知,这是川酒的大旗、核心优势,此番加码酱酒表明四川正着力深挖自有产区优势,将川派酱香的短板拉长,茅溪镇酱酒园区即是如此。在赤水河一岸,黔派酱香已成为酱酒标杆,而在另一岸,茅溪镇酱酒园区的建设,一个财富价值“比肩”茅台镇的酱酒新富矿正在浮出水面。

川派酱酒蓄势待发?

提及酱酒,往往会将其与茅台镇挂钩,但在近几年的发展下,川派酱香也占据了一席之地,其中,泸州是中坚力量。

有知情人士透露,未来泸州市将大力推动酱香型白酒产业的发展。从泸州市的政策来看,此次茅溪镇酱酒园区的打造,便是泸州大力扶持酱酒产业政策的首次大规模落地。

此前,泸州市曾出台酱酒帮扶政策——凡是完成新建200口(含)-400口(含)酱香型窖池的酒类企业,泸州方面按2000元/口给予补助;完成400口以上的,超过的部分按2500元/口给予补助,但单个企业窖池最高补助金额不超过300万元。

此外,泸州市通过招商引资、新建和盘活闲置的酱香型窖池1500口及以上的名优酒企,将享受“一企一策”待遇。

事实上,泸州酱香型白酒的发展也是有迹可循。

一方面,“酱酒热”这一话题在这一轮白酒发展周期中热度一路飙升,未来1500-2000亿的酱酒产业容量和较高的利润率吸引着众多企业投身其中,泸州作为川派酱香的主要产地,肩负着川派酱香发展的重担,近年来也取得了不错的发展。数据显示,2019年,泸州产区酱酒销量约占整个泸州白酒总营收的35%。

另一方面,从川酒的整体布局来看,泸州产区的酱酒产量约为7万千升,而2018年全国酱酒总产量约占50-60万千升,也就是说,泸州占比11%-14%。

再看泸州酱酒产能布局,目前,郎酒年产量约3万千升、潭酒约1万千升、川酒集团约1万千升(在建产能1万千升)。其中,郎酒作为四川酱香型白酒代表型企业,将在5年内实现郎酒酱香酒年产能过5万千升,储酒30万千升的目标;潭酒作为川酒的腰部力量、十朵小金花之一,已规划出十年成长为百亿企业的战略目标;川酒集团布局川酱科研基地,将形成2万千升、储酒6万千升以上的酱酒综合生产能力,预计年产值达20亿元以上。

在古蔺政府2020年的工作计划中,还提及到将依托赤水河流域优质酱酒资源,精心包装推介酱酒项目,全力开发茅溪、二郎、太平优质酱酒生产区,力争茅溪酱酒基地招商取得实质突破,大力扶持沿线中小酒企逐步扩大产能、提升经营效益,加快培育一批“小巨人”酒企。

可以看出,泸州酱酒的产能还未真正爆发,而新打造的茅溪镇酱酒园区更是有比肩茅台镇的财富“储量”。

再造一个茅台镇?

事实上,茅台镇即将面临酱酒承载极限的问题。

在酱酒热的持续发酵下,占地仅有7.5平方公里的茅台镇核心产区里有着百千家酱酒企业,随着业内外资本的布局,茅台镇用地资源日益紧张。一触即发抢地抢资源大战,使茅台镇的酱酒资源承载能力更趋于极限。2019年,茅台集团也宣布由于环境的承载能力不允许,茅台酒在扩产到5.6万千升以后就不再增加。

面对即将满负荷的茅台镇,酱酒热还可以在哪里继续发力?在此背景下,茅溪镇拥有极高的“话语权”。

从其地理位置来看,茅溪镇位于赤水河畔,东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一衣带水、南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坝镇隔河相望,与茅台镇渡口水路相距5公里,和茅台酒厂仅一河之隔。

从历史角度来看,茅溪镇有草帘溪渡口,茅台镇有茅台镇渡口。在没有公路的时代,两个渡口皆是赤水河上游,川南黔北两大重要贸易口岸,草帘溪渡口还是红军三渡赤水的重要渡口,因此,茅溪镇与茅台镇实质上在红色文化上同宗同源。

在酱香型白酒的发展史中,茅溪镇与茅台镇也有过故事。相传,明朝秦商入蜀,在茅溪贩卖酿制米酒,并传授茅溪附近樟树村村民郑帝良。郑帝良经反复实践,研制出酱酒之粬,到茅台镇凭酱酒酿造术帮人酿酒。虽然根据《茅台郑氏族谱》记载,郑帝良是在茅台村学习的酿酒,但这也说明,自古以来茅溪与茅台便是互有往来。

虽然传承了酱酒基因,但茅溪镇至今仍然具有极高的可开发空间。据了解,茅溪镇内唯一一个有名号的酒企,是于1983年开办的镇办企业,草帘溪酒厂,2010年正式改制。2016年,中国沈酒集团注资控股合作生产经营,出产“中国沈酒·酱酒”。

显然,相较于几乎满负荷发展的茅台镇,几乎未被开发却同样拥有历史文化和生态资源优势的茅溪镇更像是一块还未被开发的新富矿。

川酒如何借力酱酒?

3月20日,四川省2020年全省优质白酒产业振兴发展推进会在泸州召开,会议中,四川省委常委、省直机关工委书记曲木史哈表示:“四川白酒占比全国的46.7%,再努力一下,就要‘控股’了,我们要冲到60%。”

从产量层面看,川酒向来都是独占鳌头。2019年1-8月,在各省白酒产量下滑、行业趋于饱和的背景下,也能以一己之力拉动全国白酒产量实现正增长。

按照川酒的整体规划,到2020年,四川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要达到3500亿元,目前宜宾产区已破千亿,泸州产区紧随其后,制定2020年泸州市酒类产业营业收入突破1400亿元以上的目标。这其中,泸州酱酒产业将是重要的突破点。

此前,曾多次分析川酒的增长路径,包括以川酒六朵金花为阵营的名酒增长,和以十朵小金花为主的腰部力量增长。现在,川酒增长的第三条路径已然显现,业内认为,布局酱酒产业或将成为推动川酒增长的新路径。

从另一层面来看,川酒产量一直强势,但从利润层面看,川酒还有机会。

数据显示,2019年,四川省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实现利润448.8亿元,虽然已基本提前完成《关于推进白酒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中2020年实现利润占全国的比重提高到40%左右的目标,但对比2019年贵州省白酒利润603.66亿元,川酒显然还有更大的潜力空间。酱酒作为高营收、高利润的香型,很可能成为川酒借力的一个突破点。而这其中,财富价值与茅台镇比肩的茅溪镇或许将担起大任。

来源:云酒头条

本网站为公益网站,旨在宣传酱酒文化与知识。
如有侵权请联系QQ24000702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酱酒网 » 投资200亿,四川要在赤水河对岸再造一个茅台镇?

赞 (1)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