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酱酒上市暂停:郎酒被问询,国台撤回IPO审查

6月5日,AI财经社在证监会4日发布的《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及申请企业情况》中查询到,贵州国台酒业已于6月2日提交终止IPO申请。

而就在6月1日,贵州国台酒业的上市辅导机构——华西证券(002926.SZ)还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贵州国台酒业IPO项目尚在证监会审核阶段。

一年前的5月18日,贵州国台酒业早于郎酒股份10天向证监会递交了上市申请,并公开披露招股书,计划募集25亿元人民币用于6500吨酱香型白酒的技改项目。

酱酒大热的背景下,国台与郎酒相继递交招股书,市场对于谁将成为“资本市场第二酱酒股”的关注度异常高涨。

2020年11月6日,证监会发布针对国台上市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合计问题47项,包括公司是否存在受让国有资产的情形、关联交易、同业竞争以及商标等问题。

“其实国台终止IPO的事情在行业内已经传闻很久了,主要是关联交易方面的问题。”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

据国台招股书显示,公司前5大客户中,只有北京中酿国际酒业有限公司和山东鉴茅酒业有限公司未列入关联交易中。其中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天津天士力医药商业有限公司与天士力更是均为实控人闫希军家族直接控制。

2017-2019年内,国台总共向实控人所控制的44家企业销售过商品,产生的交易金额分别高达5124万元、6827万元和8013万元,分别占公司当年总营收比例为8.9%、5.8%和4.2%。其中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为采购“大头”,采购金额分别占同期关联交易总额的比例为71%、71%和58%。

而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则主要通过间接持有国台酒业超过1%股份,及间接持有国台酒业股份经销商102家的方式,与国台酒业产生关联。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2019年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采购金额分别为907万元、4482万元和7173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6%、3.8%和3.8%。

2020年11月,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被注销,一度被解读为是闫希军家族为上市避嫌所采取的突击动作。除此之外,国台本身还存在高负债、固定资产高抵押等财务风险。

“可能是国台的申报材料涉及一些政策红线,强行上市可能违法。这对于国台品牌的负面影响较大,因此企业主动撤回了申请。”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前不久的5月28日,郎酒也收到了来自证监会的上市问询,要求郎酒说明过去一直备受争议的产权和商标等历史问题,以及补充说明与贵州仁怀地区白酒企业尤其是茅台、国台的竞争关系、优势以及前景。问题总计53个,有媒体笑称“53问,问倒三度IPO的郎酒股份”。

在规范性问题中,证监会注意到郎酒的控股股东郎酒集团涉国有改制,发行人子公司郎酒厂等也曾为国有企业,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详细核查控股股东郎酒集团及发行人子公司涉及国有资产、集体资产改制、国有股权、集体产权转让过程的合法合规性,有无造成国有资产、集体资产流失等问题。

郎酒董事长汪俊林直接持有郎酒股份15%股份,间接持有郎酒股份61.7%股份,合计持有郎酒股份76.7%股份,为实际控制人。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核查:汪俊林与汪俊刚是否是一致行动人,汪俊林与其他股东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汪俊林与股东之间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关系等问题。

2020年6月,郎酒披露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净利润为3亿元、7.26亿元、24.4亿元,郎酒股份毛利率分别67.71%、75.38%和80.94%。

证监会也要求结合行业趋势、发行人相应产品的市场供需变化、市场占有率情况、定价机制,以及产能利用率、产销率等公司经营数据,分析主营业务、净利润收入大幅增长的原因,是否与行业发展状况是否匹配,是否符合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业绩增长趋势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酱酒网 » 两大酱酒上市暂停:郎酒被问询,国台撤回IPO审查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