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酒热背后的底层原因,何时退热听专家怎么讲

酱酒这两年的热度啊,让很多人看不明白,仿佛一夜之间就火了,社会资本纷纷往茅台镇跑,就连老百姓茶余饭后聊的都是酱酒。

关于酱酒热,这背后有很多底层原因,对于行业内的一些人,是永远不可能对外公开的。只有你茶余饭后在茅台镇游走、穿插的时候,才有可能听到那么一两耳朵。

通过表面现象,有些人就在分析,说炒房不让炒了,资本总得炒点什么吧?那么白酒他不过期,那就炒白酒吧。炒什么白酒好呢?茅台最贵,茅台是酱酒,那咱们就炒酱香型白酒吧……

我虽然做酒20多年,也是茅台镇的老常客,但是不在茅台镇编制内,说白了不是跟他们一伙的,没什么利益冲突。所以今天这篇文章,就像坐在茶馆儿里一样,跟你聊聊茅台镇的那些事儿。

具备天然优势

酱酒没火之前,除贵州以外的全国老百姓,能叫得出名字的品牌,除了茅台和郎酒,好像也就没有几个了。若是没有“两大酱香白酒之一”这句广告词,甚至很多消费者都搞不懂郎酒竟然是酱酒。所以酱酒,原本只是个小众香型酒,也就是为什么大部分酱酒都产在茅台镇。

有句话叫“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酱酒之所以是小众,因为它独特而浓郁的口感和繁杂的工艺 。在白酒圈没有点阅历和道行的人,传统酱酒你还真喝不惯。

酱酒之所以能火,同样也是因为它复杂、繁琐的工艺和独特的重口味。因为越复杂的东西越好讲故事,故事讲起来才神乎其神、具有神秘感。

至于背后的逻辑,行业内都是心照不宣的,揭短不能太过分,留条内裤下次好见面。

故事大王和酱酒神话

中国最会讲故事的行业,是白酒;白酒行业最会讲故事的,是酱酒;而酱酒品牌中最会讲故事的,非茅台莫属。

茅台凭借“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和“开国国宴用酒”,使自己站在了曾经“国酒”的位置。这对于任何一个白酒品牌来讲,那也绝对是走上了“酒生巅峰”啊!

而后,某位行业泰斗级的人物,无论在各种场合、新闻媒体,都在不遗余力地宣传酱酒如何如何地健康,能够预防和治疗哪些疾病。这种宣传效果非常明显,直接影响富人以及达官显贵们的追捧。

当然,最后无论是“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还是“开国国宴用酒”,还是酱酒的“健康说”,都被一一戳穿。事实证明大部分都是杜撰,跟神笔马良一样,都是神话故事。

虽然“国酒”的金字招牌最终还是被摘掉了,但是茅台在白酒的行业地位算是坐实了,这也为日后整个酱酒行业的飞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暖春到盛夏,酱酒行业进入跳跃式增长

以前除了飞天茅台以外,也就王子、迎宾还能在全国卖一点,其他品牌的酱酒顶多在贵州省内就消化掉了。茅台镇之前还没有那么多酒厂,镇上都是冷冷清清的,穷山僻壤,哪像现在,人山人海的。

以前茅台镇的酒厂,一部分生产散酒、基酒,供应本地消费者饮用。还有很大一部分,生产出来的酱酒是用来灌装茅台a货的,那会儿的酱酒不灌在茅台的瓶子里,出了贵州还真没人要。因此酱酒一直以来都是低产能的小众香型白酒。

2012年,是白酒历史上非常关键的一个转折年。那一年国家出台了三公消费限制令和八项规定,将高端白酒市场拦腰截断,打入谷底。当年的飞天茅台市场价跌破千元,无论经销商还是资本方,都是一地鸡毛、哀鸿遍野。甚至一些散户倾家荡产,直接睡火车站去了。

受整体市场行情影响,茅台镇很多酒厂关门停产,酱酒的基酒储备达到近20年的历史最低点。

白酒毕竟还是白酒,只经过几年的阵痛期和市场调整,2016、17年整体行业开始复苏,2018年迎来了高端白酒报复式提价。

白酒的整个发展历史,就是新中国的经济发展史。新中国刚成立,从没酒喝到有酒喝,清香型龙头“汾酒”因为出酒快、产量高、价格低,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成为了白酒行业不折不扣的“汾老大”。改革开放后,经济高速发展,五粮液抓准时机,花重金打造品牌,带头涨价、大扩产能、开放贴牌,一举超过汾酒,带领浓香型白酒反超清香,在行业内获得“白酒大王”称号。

在经历了清香、浓香型白酒两波大的热潮之后,这一波高端白酒的崛起,预示着酱酒整体行业春天的到来。随着房地产投资热度日渐降温,加之酱酒讲了很多年的神话故事深入人心。2019年起,酱酒热在全国开始蔓延,这种持续的热度,让酱酒行业只经过了短暂的春天,直接进入三伏天。

中国消费市场的特点,就是忠诚度低、持续性差,炒什么火什么,跟风消费特别明显,也是酱酒热背后很重要因素。

资本青睐,百花齐放、鱼龙混杂

资本最大的特点,就是市场嗅觉异常灵敏,能够快速捕捉市场上细微的变化和趋势,并且迎头赶上,推波助澜,狠捞一笔。

酱酒市场刚一抬头,以茅台镇为核心的酱酒产区就炸了锅,各种酱酒品牌如雨后春笋般从平地里冒了出来。仿佛一夜之间酱酒就成了聚宝盆、摇钱树。

中国人最爱凑热闹,听说酱酒火、能挣钱,不管传统白酒代理商,还是口袋里有钱没地方花的大小老板们,一窝蜂地都往茅台镇跑。

酱酒热首先受益的,就是茅台镇当地的大小酒厂和老百姓。酒店、住宿、餐饮、服务,真格茅台镇一下子就热闹起来。尤其对于当地的酒厂来讲,只要有酒就能换成钱。

对于茅台镇当地的酒一代们来讲,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不能说是文盲,但大多数都是没什么文化的。穷山僻壤,穷了几辈子,难得遇到一次发财的机会,能捞就赶紧捞一笔。至于什么品质、品牌,都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

现阶段的酱酒,正处于“乱市”时期。说是酱酒无法勾兑,但有些品牌的酱酒,你到批发市场,一两百一箱(6瓶)多得是。什么爷爷酿的良心酒、叔叔酿的良心酒,电商平台九块九包邮随处可见。市场乱象可见一斑。

产能受限,无酒可卖

由于传统坤沙工艺的酱酒,从发酵到成品,至少要需要五年的时间。而五年前,没人能够预料得到今天的市场变化,加之2012年的高端白酒风波,品质好的坤沙酱酒存量很少,几乎都被大的酒企收购完了。

2020年,疫情肆虐,但是酱酒热度依旧不减,各个品牌的招商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很多经销商200万、500万的货款打进去,但是却拿不到货,夸张一点的都排到两年三年后去了。因为地方政策的原因,除了茅台酒厂以外,其他酒厂不允许扩建。所以目前各大酱酒品牌的现状就是产能受限、无酒可卖。

对于品牌商和经销商来讲,酱酒处于酒荒的时期,但是落实到消费市场,却是开瓶率上不来的尴尬局面。也就是说,酱酒虽然炒的火,但是消费者却不买账。严格来讲,零售价几十、百十来块的酱酒,并不能称为酱酒。而动辄五六百一瓶的中高端酱酒,他也不是真正的传统坤沙酱酒,即便这个价位,那也不是普通老百姓消费得起的。而真正的坤沙酱酒,稍微有点品牌知名度,售价都得在千元以上。

要知道清香和浓香型白酒能够席卷白酒市场,依赖的还是广大普通消费者基础。酱酒既要定位于奢侈品,收割富人市场,又要形成规模,深入到基层百姓,这是很难的。

结束语:

很多酒友会关心一个问题,就是酱酒炒得这么疯狂,有一天会不会崩盘呢?我的观点是:酱酒跟郁金香、普洱茶不同,不会崩盘。但随着资本的转移和理性消费,会回归本质。酱酒这两年培养了一部分消费者,整体市场份额会逐年上涨,但是因为工艺、口感和成本,酱酒代替清香和浓香,是永远不可能的。

有一句话你一定听说过: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酱酒热,也是一种多米诺骨牌效应,是由很多综合因素刚好聚集在一个点上,才得以燃烧和爆发。

文章来源: 酒而酒知  
本网站为公益网站,旨在宣传酱酒文化与知识。 
如有侵权请联系QQ24000702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酱酒网 » 酱酒热背后的底层原因,何时退热听专家怎么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