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酒收割概念降温 资本退潮中小品牌生存难

酱酒因为茅台生、因为茅台衰。曾几何时茅台镇因为茅台的远销世界,让众多人不辞辛苦的制造伪需求,特意飞来茅台站,住茅台大酒店,就为了可以原价购买的几瓶茅台。并且从2017开始,形成了一条专门刷茅台酒的产业,并随之把茅台的价格一路推升,在2021年的时候53°飞天价格最高达到了3800元一瓶,要知道茅台的市场零售指导价仅仅是1499元。

茅台国际大酒店发布消息,自10月11日起,客人入住酒店不再享有以1499元购买飞天茅台酒带走的资格。在茅台国际大酒店餐厅就餐依然可以购买到1499元的茅台酒,需现场饮用。

带动茅台价格的同时,其还带动了茅台镇的酱酒,曾几何时只要在糖酒会上举牌,我是茅台镇酱酒,就有订单漫天飞来,更有资本抛出各种橄榄枝。

在2020年,以茅台为带领的酱酒产业,仅仅以全行业8%的产能,实现全行业27%的销售收入,获得全行业的40%利润。不仅让人感叹,这里那里是酒,这简直是印钞机。

一时间资本蜂拥而上,他们不仅开始大量的囤积酱酒,更是跟酒厂合作,投资酒厂布局。其中一些头部的酱酒,纷纷开启了招商加盟的模式,抢占市场,扩大高端市场的占有率。蚕食其他高端白酒的市场空间。

然而成也茅台,败也茅台。茅台为了控制终端零售价格,十一后开始的战略调整,把以前的拆箱政策暂停,一时间茅台酒全线价格疯狂下跌。飞天53°酒已经跌倒2700元一瓶,并且引起之前存酒的资本抛售,一时间十多万瓶茅台突然出现到市场,引发抛售。

从大局面来说,此次茅台终端价格下调达到了茅台集团稳固价格的效果,并且对酒厂与经销商并没有造成特别大的影响。但以炒作茅台酒的黄牛来说,目前零售价格已经无限接近其进货成本,并随时有跌破成本的风险。另外由于茅台酒的零售价格下跌,真正的消费者反而采取了观望的态度,不愿意现在入局。

以此为导向的酱酒产业,尤其是没有名气的茅台镇中小酒厂更是进入了举步维艰的时刻。由于小厂子没有品牌加持,其产品又出现众多质量问题,使其销售一直不能下沉到终端市场。另外受到互联网的影响,电商、直播的引入,代理商面临全国串货的问题,价格也较为混乱。在最近更是引发了酱酒的集体降价,往日销售单价300多元一瓶的酱酒,现在几十块钱就可以拿到。利润空间降低,更是给经销商带来了压力。酱酒的价格现在开始往中低端市场倾斜,以期望高打低的方式抢占市场,解决目前困局。

与此同时,茅台镇的酒厂也开始了洗牌之中,不少酒厂因为销路的影响,悄然关闭。根据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茅台镇已经关停酒厂达到了600家以上,未来受到市场降温影响,还会进一步加速。

据了解,今年10月,先是众兴菌业发布公告宣布了对圣窖酒业的收购在今年8月已决定终止;随后另一业外资本吉宏股份也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决定终止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不低于70%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家公司在四个月内的经历极为相似。今年6月,致力于食用菌的众兴菌业和主营营销服务的吉宏股份先后发布对酱酒企业股权的收购公告。两家A股上市公司的跨界买醉引发业内热议,也抬高了企业自身在资本市场的附加值。公告发布后,众兴菌业连拉六个涨停板,吉宏股份则在公告收购前公司股价就提前上涨。此外,令人玩味的是,两家公司终止收购的原因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均为“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

酱酒在经历了前几年资本持续升温后,开始进入降温期,尤其从9月份开始,金融资本的降温是客观存在的。金融资本的降温、短线资金撤离,让行业回归本质,释放泡沫。促进行业的正常成长,让那些销售都成问题,一直被风口吹的企业都从天上掉下来。扎实的做产品,做市场。只有以市场为导向的企业,才能正常存活与发展。

酱酒的浪潮兴起仅在最近一两年内,度过了疯狂期后的酱酒并不会失去活力,只是市场将更加冷静、理性,让酱酒价值归位。

年初的茅台镇人来人往,而眼下的茅台镇则在一系列监管下悄然发生变化。“茅台镇之前关停了很多酒厂,不允许烤碎沙酒、小作坊全部拆除、烧煤的酒厂停止生产。很多小酒厂直接停产了,可以说茅台镇经历了一轮大洗牌。”一位茅台镇厂商对记者说道。

从酱酒产业来看,甚至整个白酒行业,快钱或者短期资本并不能决定长期市场方向。由于特殊的生产工艺,酱酒从投产到上市至少需要5年的等待,一些白酒企业布局酱酒品类尚且难以突出重围,对于企图蹭酱酒概念逆风翻盘的业外资本来说,这更是一条难有结果的路。

文章来源: 网络 
本网站为公益网站,旨在宣传酱酒文化与知识。 
如有侵权请联系QQ24000702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酱酒网 » 酱酒收割概念降温 资本退潮中小品牌生存难

赞 (0)